關於部落格
  • 1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聞言,鍾愛的眼睛略微垂下, 拉住不讓他動的手也漸漸不再用力,看她不再抗拒, 他帶著她後退一步,輕輕按她在門上。 靠在門上

2. 別人怎麼看你,和你毫無關係,你要怎麼活,也和別人毫無關係。影陪

聞言,鍾愛的眼睛略微垂下,
拉住不讓他動的手也漸漸不再用力,看她不再抗拒,
他帶著她後退一步,輕輕按她在門上。

靠在門上,鍾愛臉頰緋紅,呼吸急促,
眼睛抬起慌亂的看著令狐,如待宰的羔羊。令狐不由好笑,
這個毫無經驗的丫頭,真是笨得可愛,可是,他喜歡。

將她的衣服撩起,吻上去含在口中,
她恐慌得要將他從胸前推開,可未到片刻,她便因為他的噬咬,
感覺到胸前如電流般的酥麻瞬間擊穿全身,
推著他頭的雙手也開始變得癱軟無力……

她從未與異性有過肌膚之親,從不知道男女之歡竟是這種感受,
從上學到工作,她的身邊,五花八門,而她卻因為天性,
因為理智,從不沾染。甚至在留學之初,
因自己的美貌招來禍端後,她甘願用平凡保護自己,
以至於多年來身邊平淡無波,甚少糾纏,偶爾的關注,
也因她的冷淡而漸漸放棄,令她得已安然度日,
直到令狐夜的無端插入。

發覺鍾愛的變化,令狐知她已感受到快樂,抬起頭,問她:“喜歡嗎?”

她不發一言,目光閃躲,倣有羞澀,他已忍耐很久,見她如此,
打橫將她抱起,走向室內,口中無盡誘惑:��跟我來,你會更快樂。”

聽後,鍾愛將頭埋在令狐的脖間,羞得無地自容。

將她放到床上,令狐開始脫她的衣服,她卻緊緊拽著不鬆手,
再次用恐慌的眼神看他,“我怕……”

令狐夜一邊試圖繼續手中的動作,一邊安慰,“不要怕,不會再疼了。”

鍾愛的目光頓時一暗,拽住衣服的手更加死死的,不讓他動。

不想嚇到她,令狐停下開始解自己的衣服,鍾愛見他如此,
不由焦急:“你別脫……”

令狐好笑,回道:“我熱。”

鍾愛頓時滿臉緋紅,可令狐還是將衣服脫得只剩下最後一點遮擋,
而那裏,已經無所顧忌的支著帳篷,宣告著他的渴望。

將燈光調暗,打開音樂,令狐到了兩杯紅酒,遞與鍾愛一杯,
坐到她身邊,目光溫柔纏綿,與她碰杯後一飲,
而鍾愛只輕抿一口便放下不再拿起。

坐在床上,鍾愛很矛盾,她明明怕得要命,偏偏又渴望什麼,
她曾經恨他奪了自己的初貞,怪他無端打亂自己的生活,
可他的擁抱讓她窒息,他的吻讓她神迷,
他的呼喚讓她無助迷惘的心,最終淪陷。

她不知道為什麼任由他將自己帶來這裡,
來到這個她痛失初夜的地方,可身體卻彷彿被他吸引般不願離去,
哪怕她害怕,哪怕她恐慌,哪怕她明知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樣的事……

身邊的他,脫得只剩遮羞之布,她剛剛發覺,他的身材竟如此之好,
高大健碩,充滿陽剛之力,也充滿男性的魅力,還有那明顯的凸起,
讓她一掃之下,便臉紅心跳,心神不寧……

放下酒杯,令狐夜站起身,面對鍾愛做了一個邀請共舞的姿勢,
英俊帥氣的面容以及彬彬有禮的舉止彷彿是中世紀的貴族,
只是配上他這身幾近赤裸的裝束,她只覺得滑稽無比。

將手遞到令狐的掌中,鍾愛站起身,抬頭時嘴角尚有笑意,
明亮的眼睛神采奕奕,索性學他的樣子,將鞋甩飛,
兩人赤足站在地上共舞。

音樂輕柔緩慢,兩人的舞也纏綿迷亂,一圈一圈,浪漫無限,
不知不覺,擁在一起慢慢旋轉,不知不覺,衣服被他盡數褪去,
帶著鍾愛,令狐將她轉至浴室,打開花灑,兩人沐浴在水流之中。

水流中,令狐夜用自己的慾望抵住她的腹處,
讓她感受到自己的渴求,雙手,擁她在懷,低下頭,
在她耳邊輕語:“愛愛……我愛你……”

説完,兩每人平均是一愣,
令狐夜竟不知自己為何會衝口而出説了這句話,須知,除了貝琳達,
他從未對任何女人説過這三個字,鬼使神差,他十分意外。

鍾愛聽後,心中一震,緩緩抬起頭,水流讓她睜不開眼,
看不清面前人的表情,依照心中的感覺,她主動送上自己的吻……

三年了,他都快忘了帶不帶套的區別,為防意外,為防心機,
他一直堅持保護自己,從不給任何人機會,可是這一刻的快樂,
這一刻的迷戀,是他心甘情願的冒險,是他無法捨棄的甘甜,
他要,真真切切地感受她,他要,沒有任何束縛的與她在一起……

激情燃燒過後兩人,抱在一起久久不願分離,
將花灑由霧氣再度換成水流,兩人重歸雨中,低下頭,
令狐夜發出感慨:“愛愛,真好……”

鍾愛無力地靠在令狐的胸前,手隨意的垂抱著他,
她累得要死,閉著眼睛,不想説話。

好像知道她的極度疲憊,他取笑她:“真是個笨蛋……”

鍾愛依在他的懷裏張開嘴直接咬他一口以示抗議,
眼睛卻依舊緊閉不願睜開。

見她累得已毫無力氣,令狐忙幫她衝凈,又為兩人圍上浴巾,
將她橫抱在懷裏,向外走去。

鍾愛的雙手摟住令狐夜的脖頸,將頭靠在他的肩上,這一刻,
太過美好,她願意就這樣一輩子,任由他將自己抱向何處……
枕在他的肩上,他的耳朵就在嘴邊,鍾愛輕喚一聲:
“令狐夜……”他“嗯”的應聲後,她的嘴唇輕微蠕動,而他,
根本未發覺她説些什麼,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説:“我也愛你……”

令狐將鍾愛抱到床上,替她蓋好被子,用毛巾將她的長髮擦乾。
看著她閉著眼睛任由自己擺弄,安靜的如同睡熟的小貓,
爬上床,靠近她,忍不住又將她擁在懷裏,身體,
因為與她的碰觸而再度燃燒,手,握向她的豐盈,
她卻閉著眼睛求饒:“我累死了,我不行了……”

令狐夜輕笑出聲,強壓下正在噴薄而出的慾望,不再勾引,
安份地與她緊緊相擁,直至兩人沉沉地睡去……

----------------------------------------------------------

早晨醒來,令狐夜睜開眼,鍾愛正瞪著烏溜溜地大眼睛看著他,
目光溫柔如水,看他醒來,展顏一笑,一抹桃紅飛上雙頰,
他的心,不由得甜膩如蜜,她的笑容真美,他怎麼也看不夠,
擁她在懷的感覺真好,他就是捨不得放手,某物,開始膨脹,
將她摟得更緊一些,口中發出低沉暗啞的聲音:“我們再來……”

她卻慌忙搖頭:“不要。”

他奇怪,經過了昨晚,難道她還在害羞,“怎麼了?”

她解釋:“等會兒你還要去公司,會遲到的。”

他心一寬,與糾纏著不願讓自己離去的女人相比,
難得她理解自己的工作態度,再來一次最少得四五十分鐘,
公司還有成堆的事項需要他處理,想著來日方長,
壓下心中的慾望,他親了她一口,“好,聽你的。”

鍾愛亮晶晶的眼睛閃著動人的光彩,嘴角的笑意略帶羞澀,
但還是湊過來,回親了他一下,“真乖。”

一時間,令狐感覺自己幸福得要死,將額頭抵在她的額頭上,
聲音更加地暗啞:“不許勾引我,否則後果自負。”

鍾愛含笑享受著他的溫存,不敢再有所動作。

半響後,令狐終於硬起心腸起床,走到衣櫃取出新的衣服,
邊穿,他邊問:“你眼鏡多少度?”

雖然感覺渾身酸痛無比,鍾愛也仍然堅持起床,
一邊穿衣,一邊狡黠地笑回他:“一千多度吧。”

他嚇一跳,“這麼高?”隨即又好奇,“你現在看清我了嗎?”

她的笑容俏皮可愛:“摘下眼鏡什麼都看不清,
我現在看你只是一個模糊的影子。”

他不知有詐,深信不疑,她的眼睛,如一汪潭水深不見底,
若她不説,根本看不出來近視得如此歷害,不由感慨:“真不像。”

稍頓,令狐又説:“你戴隱形眼鏡吧,你的眼睛那麼美,
擋住了實在可惜。”

鍾愛故意誤導他:“是嗎?摘下眼鏡我什麼也看不清,
不知道自己眼睛什麼樣。”

令狐目不轉睛地看著她,認真地説道:“很美,非常美,
我喜歡看你的眼睛。”

甜蜜的感覺蔓延在她的心頭,鍾愛口中答應:“那好,我試試看。”

聽她答應,他又問:“���餐在屋裏吃還是下去吃?”

鍾愛想也不想就回答:“就在這吃吧。”

此舉也正中令狐的心意,抄起電話向餐廳要餐。
片刻後,兩份早餐送到。

臨分別前,兩人又是一陣纏綿,好容易,才依依不捨的分開,
一同出門,一人回公司,一人回四樓項目組。

淅淅瀝瀝的雨,下了一夜,直接來到鍾情辦公室,她居然未在,
怕妹妹陰天獨睡早起不醒,鍾愛正準備打電話給鍾情,
她卻先打了進來:“姐,昨晚……”

鍾愛忙搶過話:“昨晚我回爸爸家,太晚了,就在那住了一夜,
怕打擾你休息,沒敢給你打電話。”心裏有些忐忑,關於令狐夜,
她還沒想好要怎麼和妹妹説。

“噢~”電話裏,鍾情彷彿遲疑了一下,接著她又説:“姐,
我有點事,想請一天假。”

鍾愛忙問:“你怎麼了?”

鍾情回答:“沒什麼,幫別人點忙,順利的話下午就能回去。”

“噢~”鍾愛放下心來,“你去吧。”……

掛斷電話,兩人各自忙碌,誰也沒有懷疑對方的話。

鍾愛的眼鏡已不知被令狐扔到哪,也許是露出了本來面目,
也許是情竇初開的鍾愛洋溢的動人光彩,
抑或是兩者兼而有之,所有人都誇她變漂亮,連安其羅也建議:
“愛,不要再戴眼鏡,這樣真美。”

鍾愛微笑不語,她願意為他摘下眼鏡。

下午,天空終於放晴,一直到晚上快下班的時候,
鍾情才回到辦公室,神情疲憊不堪,
看到姐姐摘下眼鏡也沒什麼反應,無力的樣子,
讓鍾愛很是心疼,問她幹嘛這麼累,她回答幫別人跑了一天的路……

晚飯後回到家,鍾情再度早早爬上了床,
連帶著無聊的鍾愛也早早休息……

--------------------------------------------

第二天清晨,看妹妹恢復了精力,鍾愛兩人早早來到酒店。
將包放進辦公室,鍾愛去找徐智,還沒進他辦公,
就看徐智匆匆忙忙向外走,不知發生什麼事,
鍾愛隨口問他怎麼了,徐智停下衝她揮揮手裏的報表,
説:“稅務局等著要報稅,這個表還得趁總裁沒走之前趕緊簽上,
忙死我了……”

心念一動,她説:“正好我找他還有其他事,不如順便幫你簽上呢。”

徐智已察覺出總裁對她的特殊,稍一滯,將手中的報表遞與她:
“那就麻煩你了。”

接過,鍾愛暗喜,昨天自早晨分別後一整天未再見他,
只有在半夜醒來後發現他的一個資訊:“寶貝,想我了嗎?”
可當她看到時再打過去,他卻已關機。

她,真的有些想他。

來到六樓,站在他的房間前,鍾愛敲門,裏面傳來他的聲音:“誰?”

不應聲,繼續敲,她的心裏如小鹿般亂撞,
不知他見到自己會不會驚喜?原來戀愛的感覺就是這個樣子。

片刻,門打開,他從裏面出現,白色襯衣釦子尚未係全,
帥氣的臉龐一如昨早迷人,可是為什麼他的表情沒有想像的喜悅,
而是如此怪異?

屋內傳出女人慵懶的聲音:“誰呀?老公……”一個性感妖嬈、
風情萬種的女人身穿吊帶睡裙自洗手間走出,只一眼,
她便認出,是音樂會上的那個女子。

一剎之間,鍾愛的血液凝固,渾身冰涼,她沒料到,
他與那個女人並未分開,她沒料到,不過一夜,
他的床上,又換了另外的女人。

她不知自己是如何轉過身離開,她只感覺渾身顫抖,
胸口彷彿被什麼重物狠狠砸了一下,疼得她不敢呼吸,
直到他追上來拽著她的手不讓她走,她才想起還需要他的簽字,
茫然地衝他颺颺手裏的東西:“報表。”

雙肩被他握著,他的嘴一張一合好像在説著什麼,
但耳邊除了隆隆的聲音以外,她什麼也聽不清,
只好衝他強調:“簽字……簽字……”

可他就是搖著她的雙肩不去簽字,她的耳朵好痛,
痛得她一陣一陣發蒙,他搖得她好大力,搖得她已經暈了……算了,
不簽就算了,揚手,鍾愛將報表甩飛,掙脫出他的控制,信步走去。

她看不清眼前的路,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兒,只是有路就走有路就走,
一直到嘴裏充斥著鹹鹹澀澀的味道,才發覺自己竟然淚流滿面。

胸口,一縮一縮仍在疼,這真是一個痛徹心扉的玩笑,
都説女人對自己的第一個男人有著特殊的感情,
原來看到這句話時,她還不信,事情真正發生到自己身上,
她才知道,這句話,是真的。

明明恨他不該酒後要了自己,偏偏面對他的糾纏她動了心,
明明怪他將自己平靜的生活無端打亂,
可面對他的溫柔愛戀她交出了心,可是,老天,
你又為什麼這麼殘忍?在自己剛剛愛上他的時候,
就會看到這麼齷齪的一幕?

一夜啊,不過一夜啊,他的床上就換了別的女人,
她怎麼這麼傻,居然會相信他的話,居然會相信他愛她……

不是不知道他有過別的女人,但她以為那已經是過去,
她以為他知道自己的好,她以為他對自己真的動了心,
她以為面對自己全身心地付出,他也會同樣的愛自己……
可她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在與其他女人糾纏的同時,
他還可以那麼深情的凝視自己,
在與別的女人鬼混的同時還可以給自己發資訊……事實證明,
是她太傻!

她太傻,輕易就相信他,輕易就愛上他……

他對自己説過的話,不知對別的女子説過多少次,
他對自己做過的事,不知在別的女人那裏上演過多少回,
一想到他的欺騙,一想到他與其他女人的糾纏,
便有忍不住的悲傷,忍不住的疼……

媽媽的死,已是教訓,情情的話,不是沒有道理,
她不應該將自己的真心輕易就付出,
任自己無端的受傷一次再一次……可是從今以後,
她一定要做到將自己的真心妥善保管,從今以後,
休會有人再讓她痛苦如此……

痛定思痛,她強迫自己重新變回勇敢的鍾愛,
強迫自己重新出發,強迫自己重新面對一切……

路過徐智辦公室時,鍾愛猶豫一下,走了進去:
“對不起,徐主管,早上的報表被我不小心弄丟了,
重打一份還來得及嗎?”

徐智疑惑:“總裁已經讓我取回來了。”

“噢。”聽到那個人,她的心口就疼,不願再説,她轉身離開。

走進自己辦公室,鍾愛才發現令狐夜在裏面,
將目光轉移到別處,她不願意看他,她不想再和他有任何關係。

見她回來,令狐率先開口:“鍾愛……”

鍾愛想笑,想和她上床時就叫她愛愛,欲擺正關係時,
就叫她鍾愛……但是,一切��必須要結束不是嗎?那就來吧,
她不怕。微笑著迎向他:“什麼事?總裁先生?”

令狐昨晚有個應酬需要女伴,他帶了劉盈晗,太晚了,
兩人直接回了酒店,他從不帶任何女人回家,
因為女人在他眼裏除了上床,沒有別的意義,
只是沒料到今早被鍾愛堵在房間。

與鍾愛的簡單不一樣,他的心思比較複雜,他喜歡鍾愛,
鍾愛的身體也讓他迷戀,
但這並不代表他會斷絕他與其他女人的關係。

就像香蕉、蘋果、桃子他都喜歡,
總不能因為他喜歡香蕉多一些就把蘋果桃子全捨棄了吧。
女人,不能只有一個,否則她會恃寵而驕,比如,貝琳達。

所以眼前的鍾愛,他依然會是如此對待。

如果她能接受,那最好,畢竟他發現,自己是真的喜歡她,
而且他相信自己的魅力,無論是他的地位,還是他的財富,
無論是他的相貌,還是他的身體,都是女人無法棄捨得對象。
況且以他的經驗,容她們發發小脾氣,多哄哄,
多送點禮物都能搞定。

如果她不能接受,那他也沒有辦法,
畢竟他不可能為一顆樹而放棄整片森森,
他不可能為了她而放棄滿世界的美女。但不知為何,
一想到此,他會不捨。

那時看到鍾愛失魂落魄的樣子,他是真的心疼,
但無論他怎麼哄,她都倣若沒聽見般一個勁讓他簽字,
甚至將報表甩了他一臉,向來都是他甩別人,
什麼時候他受過這氣,當時便放手任她離開。怒火過後,
想著工作最大,他還是讓徐智上樓把報表取回,
卻無意中從他口中得知鍾愛並沒回去,令他的心,開始擔憂。

破天荒地,他為了一個女人而耽誤工作,沒有去公司,
而是去了她辦公室,越等,他的心越焦急,忍不住打她電話,
聽見鈴聲才知道她沒帶手機,就在他等得心急火燎的時候,
她終於回來。

習慣將工作和生活分開,怕喊職務太生份,
他選擇了她的名字,可是面對她不以為然的微笑應對,
他竟有些心中無底。

想想,他開口:“我很抱歉……”

話剛出口就被她打斷:“沒什麼可抱歉的,您也用不著抱歉。”

她的表情,自然隨意,彷彿説著與已無關的話題,
但他知道她在生氣,試探著問,“你想怎麼樣?”

這一刻,他突然害怕她説出的結果,這個女孩子和別人截然不同,
他感覺他沒有面對其他女人時的篤定與從容。

她反問,“什麼怎麼樣?”

“關於早上……”

“噢,報表不是已經取回了嗎?

他知道,她在裝糊塗,他只想速戰速決,不願與她玩耗力費神的遊戲,
點破她,“關於我和劉盈晗……”

她又接話,“你們之間與我有什麼關係嗎?”

他有些懷疑,再度確認:“你不介意?”

她笑,“我為什麼要介意?”

他大喜,他沒想到她如此通透,
昨天他還奇怪一個工作生活在西方開放環境裏的人居然從未與異性親熱過,
今天她的思想就這般的大度。上前,不由想抱住她,
卻被她一把將手打開,冷著臉,“總裁,請自重。”

他不明白,這又唱的是哪齣戲,喚她,“鍾愛,怎麼了?”伸手,又想抱住她。

她後退一步,惡狠狠地盯著他:“別拿你的髒手碰我。”

一瞬間,他懂了,她説的沒關係,她説的不介意,
是因為她要和自己斷絕關係,她和自己毫無關係,她當然不介意。
想到這裡,他的心,竟然疼痛,雖然可以忍受,卻令他極不舒服。

不由得,令狐想挽留:“留在我身邊,你想要什麼,我儘量滿足你……”

絕望的嘲諷:“我只要一心一意,你能滿足嗎?”

他將目光看向別處,逃避地説:“我會對你很好……”

鍾愛想笑,謝謝你,令狐夜,謝謝你如此的令我死心!

看她自嘲的笑,他又變相引誘:“和我在一起,你不快樂嗎?”

將頭移開,不願再看他。

他繼續哄她:“我會抽時間多陪你……”

看她沒有反應,令狐接著勸:“你也喜歡我……”

鍾愛的目光明顯一暗,可她恨恨的聲音馬上就傳了出來:
“我瞎了眼才會喜歡上你。”

壓下心中的氣,他儘量放低姿態:“除了一對一,
你要怎樣才肯留下來?”

鍾愛轉過頭看他,悲憤決絕,一字一頓:
“我不會留在你身邊,因為你不配!”

頓時,他惱怒,他何時對一個女人這樣低聲下氣過,
他身邊的女人,哪一個不是圍著他,哄著他,看他臉色行事,
他已經為她破了這麼多例,這個臭丫頭居然還如此不知好歹,
既然如此,他也沒什麼好説的,轉身,頭也不回的離開。

電梯前,
令狐夜將昨天讓秘書買的福人德紅珊瑚手鐲狠狠地扔進垃圾桶,
就像從此扔掉與她的一切關係……

儘管身體在顫抖,儘管心痛如刀絞,可是堅強的鍾愛,
勇敢的鍾愛,敢愛敢恨的鍾愛,強迫自己不掉一滴眼淚,
這個男人,居然讓自己做他眾多女人中的一個,她真是瞎了眼,
居然會相信他的謊言,居然會愛上他……

-------------------------------------------------------

日子過得雖然平淡無奇,卻永不停止。3月17日星期六,
本是鍾情的生日,她原計劃與姐姐和嫣然簡單慶生,
卻在週二時接到康恩偉的電話,要她務必將那天的時間留出,
他有要事需要她的幫助,可電話裏,無論她怎麼逼問要幫什麼忙,
他只説事關他一生的幸福卻避口不談如何幫助,見對他如此重要,
她也不好意思以自己過生日為理由拒絕。

按照兩人的約定,週六上午十點半,英菲尼迪在公寓樓下出現,
鍾愛見過他兩次,對於鍾情放棄生日與他同行,並沒有表示什麼,
只是叮囑她早去早回。

上車,看向他,一身的休閒,顯得他愈發的陽光帥氣,
絕對是廣大小女生的菜,側過臉,鍾情逗他:“今天好帥噢……”

康恩偉也轉過頭笑著問她:“跟你還配嗎?”

她大笑著搖頭:“不配。”

他半真半假的將臉垮下:“不用這麼打擊人的,你給我留點自信不行嗎?”

鍾情笑嘻嘻地回他:“不配是因為你太帥了,把我遠遠的落下。”

康恩偉立刻喜笑顏開,“沒關係,我不嫌棄你,就這麼將就了。”

對於他的玩笑,她早已免疫,此刻,也並不放在心上。
見他準備開車,問:“咱們到底去哪啊?需要我幫什麼忙啊?
現在總該告訴我了吧。”

一邊開車,他一邊説:“到地方你就知道了,這麼著急還怕我把你賣了……”

她坦誠相告:“我這不是什麼準備都沒有,心裏沒底嘛,
萬一忙沒幫上反而害你背了麻煩,又事關那麼重要,我會沒臉見你……”

他轉過頭看他,目光難得的嚴肅,���是裏面的含義複雜難懂,
“不會,對我來説極其重要,對你來講,只是舉手之勞……”説完,又自顧開車。

聽得鍾情一頭霧水,自己的舉手之勞對他極其重要?那會是什麼?
看他剛才的態度,她放棄了再次詢問,即來之則安之,一切,都順其自然。

車子東拐西拐,來到了上次他們和嫣然謝海同來的遊樂場,
可奇怪的是大週末的,明明應該人滿為患,
偏偏寬闊的停車場上停著寥寥無幾的幾輛車。

鍾情奇怪怎麼來了這麼裏,問康恩偉,他又是那句話:“到地方你就知道了。”

嘆口氣,跟著他下車,跟著他一起朝著遊樂場走去,快至入口發現大門緊閉,
門側的LED電子顯示屏顯示著通知:3月17日閉場一天。

看康恩偉仍大步向前走,她忙不迭地指著顯示屏提醒他:“今天不開。”

順著她所指的方向看去,他也疑惑地反問:“怎麼不開呢?”


【感情】擒不禁的愛(1)
【驚悚】我身邊的恐怖經歷(1)
(1)媽媽~請您原諒別人的女兒 !!
(2)戒掉吧!教你熬過戒菸首5天!
(3)方太太的秘密 是誰說了出去 !
(4)一瓶價值150美金的深海龜油,導遊小姐竟有辦法讓所有人買單 !
感謝您的支持~更多精彩好文就在~好心好文專欄!!
歡迎訂閱收看 好文章不漏接
(點擊圖面 開始訂閱)
第一種人 (畜牲型)開口向朋友借錢的時候,恨不得跪下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